2009年5月4日星期一

動畫:不成材的「ICE -アイス-」,結局推理分析。

Photobucket
Hitomi衛士長與Yuki

在看ICE -アイス-之前我是很期待的。男性滅亡的世界、只有女性的地球、兩名女性的相遇、兩個勢力的衝突,這些元素在文案的渲染下多麼耀眼,擺明了告訴觀眾這是一部「披著SF末日故事的百合動畫」

我想,身為百合控的本人內心之飛躍大家得以想見。但在三集的OVA看完後,我很是失望。

一開始就錯了。把這樣龐大、很好發揮的世界觀和設定濃縮成三集的OVA,到最後的下場就是趕火車般操之過急的故事線、想醞釀角色感情卻沒時間搞而只能用台詞帶過的人物互動、想表現內涵卻因敘事能力不足而像賣弄玄虛的結局呈現,所有的失敗交雜一起最後便形成要感動沒感動、要震撼沒震撼的「不成材」作品。

其實這類的不成材作品很多。尤其是在單本完結的漫畫裡。因為漫畫家的腦海中實在有太多故事、太多設定、太多人物、太大的世界觀想講了,而又礙於商業利益只能用1~2集不等的單行本完結,弄到最後整本漫畫下來就只是爲了把故事線與設定跑完而描述劇情,角色規劃和互動都只是匆匆幾筆帶過,更多的是想用幾句台詞就簡單講述角色的情感與複雜關係的空泛描繪。

這就像多數學生專題製作的動畫一樣,背後有太完美、太龐大的故事設定,卻想一口氣塞在短短五分鐘不到的動畫裡。最後的結果就會搞得像預告片一樣。要劇情沒劇情、要角色沒角色,只是一味地想告訴觀眾「這個故事超悲傷、超悲傷的喔」,實際上就只是個沒有情感醞釀、讓人一頭霧水的不完成品罷了。(我以前也曾搞出這樣的東西來)

回到ICE -アイス-的話題上來。我在看完結局後GOOGLE了一下,網路上的資料不多,網友似乎對那穿越過去現在未來的曖昧結局仍沒有定論。我在此大膽做了個臆測,是目前我想到較合理的解釋。

(提醒:本文有捏。只是爲了給看不懂ICE -アイス-結局的人作一種參考。)

※首先要先釐清:

1986年的瞳在看到Yuki後發生意外,然後進入2012年的Hitomi衛士長體內。
2012年的Hitomi衛士長在最後身亡,瞳回到過去的1986年;Yuki則在使用ICE後被冰凍,生下一個嬰孩。
瞳在1986年甦醒,手中握有Yuki的頸飾。瞳在1986年處女懷子(好個瑪利亞與耶穌...),然後聲淚俱下說要跟隨Yuki。

※推理開始:

第三集的最後,有個疑似瞳、戴著Yuki頸飾的女子在2012年的西新宿遙望遠方的Twin Tower。雖然我們無法從該女子刻意暗化的臉判斷其身分與年齡,但根據她的服裝、髮型、Yuki的頸飾,以及頸上戴著與第一集裡1986年的瞳本身就有戴的金色頸鍊(注意:第一集裡該頸鍊的鏡頭停頓很久),幾乎可以確定那是在2012年、已經48歲的瞳(1986年的她22歲)。

而她所遙望的Twin Tower還佇立著,代表此時Hitomi衛士長仍未死,而Yuki也還活著。

如果把「時間為單一直線行進」的理論設為前提(時間平行論的話就會少了哀傷感),那我們可以大膽推測Yuki使用ICE而懷上的是雙胞胎,在2012年的是留給衛士隊的孩子,另一個孩子則是借瞳的腹到1986年,而且是屬於如月一族的孩子(瞳知道懷孕後恍然大悟出現如月的畫面)。

我們也可以說這兩個孩子是Yuki和Hitomi衛士長的無性交結晶。因為兩方都是母親,都能產子,但Hitomi衛士長死了,所以Yuki交由瞳來產下(所以瞳在1986年看到Yuki出現)。

Yuki和Hitomi衛士長的相遇只不過三天(也就是整個故事其實只進行了三天)。而2012年的瞳還戴著Yuki身亡的頸飾,這表示Hitomi衛士長仍會死,Yuki仍會冰凍(根據單線時間來論,這是一個迴圈),所以瞳追上Yuki時還是來不及相遇的(也就是說頸飾仍會再交給過去的瞳。這是必然的)。

1986年的瞳產下的孩子可能就是如月博士,也就是開頭獨白的小女孩口中的媽媽。

第三集結尾出現一個戴著Yuki頸飾的銀髮小孩與酷似Yuki的小孩在草地上牽著手,前方有棵怪誕的大樹(疑似機械或鳥死亡所變),天空還有怪異的巨鳥。搭配上內容是對未來充滿信心的獨白,我們可以猜想這個情景是Twin Tower倒塌後的未來。這時的地球可能已經開始淨化,也有許多嬰孩陸續誕生。

戴著Yuki頸飾的銀髮小孩與酷似Yuki的小孩除了是隱喻Yuki和Hitomi衛士長,也是在隱喻衛士隊與如月一族的交好(衛士隊多是銀髮)。我們也能猜想銀髮小孩可能就是Yuki在2012年產下的孩子或其子孫,後來被瞳所扶養。

從上述紛雜往返的故事時間軸可知,ICE -アイス-的本質原是好的,有足夠龐大的世界觀與設定做出一季13集、甚至26集的動畫。趕火車跑似的跑完故事線真的可惜了這個構想。在我看來如月、月、Julia都是很能發揮支線劇情的角色,2012年前的世界大戰也能多加著墨才對。

不過一切都是空談。如果仍用這種說故事方式來濃縮製作的話。

沒有留言: